中国第二批赴意大利抗疫医疗专家组从米兰启程回国


核酸检测呈阴性,CT显示有阴影

“第二天去拿报告的时候,医生说我父亲肺部有阴影,并将他作为新冠疑似人员上报,”王先生说,得知父亲被定义为新冠疑似人员后,当日便带着父亲去武汉肺科医院进行新冠排查,后又接到街道办和社区通知尽快带父亲去定点医院住院,并要求自己和母亲作为密接人员去隔离点隔离。

“在肺科医院检查各项检测结果正常,CT显示他肺上可能确实有阴影,但是不典型,就是不像是新冠肺炎,”王先生回忆,“肺科医院的医生说不明白我为什么带他去,我说协和医院把他报上去说是疑似。”

3月14日上午,王先生带父亲到湖北省中山医院做完透析后,又送父亲到武汉市肺科医院住院。3月16日,武汉肺科医院通知排除王忠新冠疑似人员可能,并于3月17日出院。

硚口区卫健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卫健局一直和家属在积极沟通,经了解,王忠属于硚口区指挥部从定点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转到湖北省中山医院隔离的,“中山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基本的透析还是在做,但因王忠隔离期未满,现在转院不合规,而且别的非新冠定点医院也会拒绝收治,情况确实很麻烦”。

“父亲出院后直接被拉到湖北省中山医院,我和母亲解除隔离准备去接他时,被告知父亲还要隔离14天。”王先生称因为中山医院是一家综合性医院,只能保证基本的透析和治疗,无法治疗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他担心父亲的病症会在这期间继续恶化下去。

“中山医院要求硚口区防疫指挥部给他们出一个纸质的书面说明,证明我父亲不是新冠疑似人员,可以解除隔离观察,才安排我父亲出院。”王先生说,但硚口区卫健局无法出具中山医院所要求的证明,只能等到隔离期结束。

“今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父亲舌头就开始出现淀粉样变性,口腔溃疡,浑身关节剧痛,四肢肌肉萎缩,无法独自站立。”王先生回忆,当时自己便开始找医院做治疗,但那时连透析的医院都很难找,因为疫情严重,很多医院被征用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最终联系到武汉市普仁医院 ,“但那边治疗不了我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只能做透析。”

此时,男子发现情况不对拔腿就往村后的小树林方向逃,民警在追捕嫌疑男子的同时,上报分局请求支援。刑侦支队技术和禁毒中队到达现场后,在嫌疑车辆主驾驶车门处、后视镜眼镜盒处、副驾驶包裹处共发现21小袋,共计34.79克冰毒。资料图,武汉肺科医院。3月16日,该医院通知排除王忠新冠疑似人员可能,图据新华社

武汉市新冠肺炎防疫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工作人员称,目前针对骨髓瘤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化疗,但化疗又会加重患者的尿毒症,建议家属拿着资料先去找专科医院如协和、同济专家问诊,看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